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科技

专栏节选:台纸经营者在抢什幺?仔细探视台股中的超值股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

来源:新闻网 作者:导演 2019-08-29 11:38:29
专栏节选:台纸经营者在抢什幺?仔细探视台股中的超值股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 / 2 years ago专栏节选:台纸经营者在抢什幺?仔细探视台股中的超值股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5 分钟阅读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3月2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 台纸公司派争夺公司经营权,双方除了卯足全力收购委托书,并且连续包下报纸全版广告,除了诉求台纸股东,并互相指责对方的不是,这个两造双方当事人都很有来头,一位是现任券商公会理事长简鸿文,一位是京城银行董事长戴诚志的家属,成了市场最受瞩目的焦点,当然市场上最关注的是,他们为什幺抢得这幺激烈? 其实从台纸经营权之争,可能牵动台股今年市场最大的亮点,很多老牌上市公司「怀璧其罪」,过去他们经营绩效不彰,股价跌到剩下零头,其实这些公司都拥有庞大资产,如今大翻身,成为市场人士挖矿的焦点。今年以来,大同的股价突然从四.四三元狂涨到二十.六五元;宝隆卖掉富春山居,股价从六.五元一跃涨到三十一.八五元,都给了市场很好的示范作用。 过去几十年,大同公司经营不善,尤其是华映亏损累累,大同最惨时在二○一一年大幅减资三二一.三四亿元,资本额从五五五.二八亿元减为二三三.九五亿元;但是大同遍布全台的土地资产可观,这次突然之间,股价大涨三.五倍,成为二○一六年头号飙股。 拥有多笔土地,宝隆身价水涨船高 接着是宝隆处分旗下东方休闲事业拥有的富春山居,这笔交易获利四五五○万美元,宝隆进帐二五○○万美元,过去业绩只能靠荣成获利挹注的宝隆,自结二○一六年十二月净利八.六亿元,EPS(每股纯益)达五.七四元,假如今年宝隆采取高配息,只要配发五元现金,就会令市场惊艳,除了出售富春山居的业外进帐,宝隆持有荣成约一九%,以荣成二月底收盘价二十九.八五元计,单是宝隆持有荣成的市价即高达五十七亿元,每股值三十八元。 宝隆是在一九六五年成立的老公司,最早的经营者是赵常恕先生,后来荣成纸业成为宝隆最大股东,持有二五.九五%。宝隆的股价在台股涨到一二六八二点时,最高曾涨到四十五.二元,后来在二○○一年最惨跌到一.四九元。我在很多年前,常对很多人提到宝隆很有价值,除了有荣成股票外,宝隆在云林林内有四.二万坪土地,在林口有三.七八万坪土地,还有芦洲土地三百四十五坪;假如有心人把宝隆买下来单是卖地,就是股本的几倍,如今宝隆已从五、六元的低价股,股价一度飞奔到三十一.八五元,未来只要荣成继续炙手可热,宝隆身价还会继续水涨船高。 用大同、宝隆、荣成的例子来看台纸就更有意思了。台纸是一九四六年成立的老牌公司,与早期台湾农林、工矿、台泥并列为四大公司,台纸在一九六二年台湾有股票交易所就已挂牌上市,堪称是台湾最资深的挂牌公司;在一九九○年台股涨到一二六八二点的时代,台纸股价最高一度涨到一○六.五元,那时的董事长是蔡能,后来交棒给张伯鸿家族。 张伯鸿家族掌握台纸经营权将近二十年,到了二○一四年六月,台纸经营权出现变化,一直都拥有台纸股权的简鸿文,结合市场上实力雄厚的戴诚志家族,及中纤王朝庆家族的王贵增联手拿下台纸经营权。这场董监改选中,简鸿文为首的和高山国际拿下两席,戴诚志家族的戴颂伟、戴颂琪及许良宇拿下三席,再加上属简鸿文阵营的和旺投资拿下一席监察人,在台纸的九席董事及三席监察人中,简鸿文阵营拿下六席董监,于是简鸿文取代张淑媚成为台纸董事长,而王贵增一度取代张伯鸿成为台纸新总经理。 这是台纸上一次董监改选,市场派完全取代公司派,顺利拿到经营权,台纸本来是由简鸿文、戴诚志及王贵增三大家族共治,这次则由戴诚志夫人余美玲挂帅挑战简鸿文。原来是市场派变成公司派的两大阵营一分为二,戴诚志卯上简鸿文,而简鸿文又是券商公会理事长,这次简鸿文动员券商体系收购委托书,引来本身也有德信证券的王贵增反击,而简鸿文本身又是官派的兆丰金控旗下兆丰证券董事长,他一人脚跨两条船,也引起外界高度争议。 本来是共同结盟的台纸经营大股东,何故翻脸相向,而且大动干戈?关键是台纸背后的庞大开发利益,先从台纸的资产负债表来看,台纸虽然是老牌四大公司,但资本额仅四十.二亿元,长短债加起来也只有二十五.七二亿元,帐上还有四.四亿元现金,若以台纸二月底十二.五五元市价,台纸市值不过是五十亿元,而台纸在台湾有纸浆厂,在越南有三座纸厂,近三年来本业都获利,去年前三季还有一.一亿元净利,也就是说,台纸是一家乾净的公司。 **新营土地16万坪,台纸资产让外界眼红** 但更关键的是台纸背后的资产,根据《先探投资周刊》在二○○九年的土地细目普查,台纸新营厂有十六.八四万坪;在台北市长安东路有一笔四四三坪的地;已开发完成的台中大肚日光郡,尚有四○七八坪土地;在汐止台北世贸中心还有一个一千坪的建物;这当中最值钱的是新营区十六.八四万坪土地,这块地如果拿来开发,肯定价值远远大过股价的市值。 除了台湾的资产外,张伯鸿家族在台湾纸浆产业式微后,在越南成立吉富、嘉富、明富三座纸厂,三座工厂土地面积约十六公顷,再加上有一家华越联营公司,资本额七千万美元,在越南经营高尔夫球场及别墅开发,面积超过三百公顷。二○一四年台纸经营权易主,戴诚志及简鸿文都看中台纸潜藏价值,如今可能对开发台纸看法不同,双方势同水火。这场经营权之争愈演愈烈,目前每张委托书行情已喊到二十五元,券商几乎都加入收购委托书行列。 而简鸿文以券商公会理事长身分卷入这场经营权争夺战,也给了财政部很大压力,财政部要求简鸿文三月底前要辞去台纸董事长,但他似乎不想罢手放弃这场经营权之争。两派经营权抢得愈凶,愈让市场投资人,更想挖掘台纸的背后价值。 其实台纸财务结构不差,每股净值十四.八八元,今年纸业景气向上,工业用纸价格连番上涨,台纸本业看好,现在再加上资产价值,股价将更受期待。而从台纸效应也给市场带来一个新方向,那就是大家用心寻找市场上的超值股,今年纸业股大翻身,像台纸从十元涨到十四.七元;荣成则从九.七八元飙升到三十一.五元;正隆也从十.七五元涨到十五.三五元;比较落后的华纸从七.三九元涨到十一.八元;永丰余也从八.八六元涨到十一.九五元。 过去三年在证所税冲击下,欧美系外资青睐台积电、大立光、台塑化、中华电信、鸿海等权值股;但今年以来,受到美国、中国实施肥咖条款的影响,香港及新加坡都纳入资讯交换范围,很多台商避税的资金汇回台湾,造成台币持续大幅升值,这些过去流出的内资,今年起专门锁定价值低估的低价股,大同成为外资买超第一目标,其次是中石化、中纤、新光金都出现外资大买超的买盘。 这些新回流的内资,虽然仍是外资身分,但是这些回流新钱并不会帮原来已涨了三年的台积电等抬轿,大家重新另辟新战场,此时很多具有资产开发价值的个股,纷纷成为市场青睐的目标,像是泰丰在中坜厂发生大火之后,股价从十一.七五元涨到十八.六元,最近才出现回档。 **机捷通车点火,沿线资产股受市场注目** 今年桃园机场捷运通车,很多机场捷运沿线的资产股也受到市场高度注目,像荣运在桃园南崁交流道口的五.八八万坪货柜集运场土地自然成了焦点,最近股价也从十二.三元涨到十六.○五元;在芦竹有一.七万坪土地的南洋染整也涨到三十.七元。 最具代表性的是中福纺织,这家老牌纺织厂,本业老早已熄火,如今改成仓储及红酒买卖,本业只是小赚,但因为中坜中正路有逾二万坪土地,及中和景平路与台北市中山北路各有两笔五百多坪建物,中福的股本十三.九八亿元,全部负债只有一.七五亿元,这是一家十分乾净的公司,如果有人要借壳上市,公司的价值绝不止是目前的九.七亿元,这是最显着的价值低估股。 台湾有很多老牌企业,过去因业绩不佳,本业缺乏竞争力,股价跌到剩下残值,纸业股最明显,像荣成最惨跌到三元,台纸最惨也只剩下一.六三元,正隆只有三.八元,华纸只剩五.八元,宝隆只剩一.四九元,现在荣成、宝隆至少都翻扬十倍。 从一九九○年代以来,台商大力西进,很多台商在过去二十几年,在中国西进浪潮中取得丰硕成果,如今有的处分中国的转投资公司,像精诚全数卖掉四方精创的股票,有的则是卖掉工厂,这种在中国CASH OUT的资金,一旦回到台湾,必须为资金谋求最佳出路,这段期间,有的台商在台湾砸下巨资买豪宅,也有台商交给券商营业员一笔资金,要他们寻找可以保值的股票标的,这是今年股市出现的最显着变化。 **西进资金回流,瞄准躺在地上的超值股** 过去很多经历十年寒窗无人闻问的公司开始受到注目,像是老牌企业高林,最近股价脱离面额向上翻升,从资产负债表看,高林资本额二十一.二亿元,帐上现金有十四.七八亿元,每股净值十四.○八元,去年前三季高林营业利益还有一.四九亿元,高林算是高净值公司,但是更难能可贵的是高林是杏昌二二.八五%大股东,手上有八千张杏昌股票,市值近八亿元,加上高林在台塑大楼有二三三坪土地,这次台塑大楼申请办理都更,大家赫然发现拥有台塑大楼一千多坪建物的高林也是大地主之一,于是股价开始受到市场青睐。 今年钢铁业景气逐渐复苏,很多绩优钢铁股如中钢、盛余今年股价纷纷大涨,而过去很惨的如千兴、官田钢、聚亨也都逐渐受到青睐,像官田钢握有二六.五一%的夏都饭店股权,市值十.九六亿元,官田钢去年前三季EPS○.四三元,加上资产价值,股价在面额附近,已属标准超值股。聚亨本业转盈,泰国厂规模庞大,如今股价只有六元左右,这类躺在地上很久的超值股,今年碰到台股资金回流,将成新资金寻找保值的新猎物。 今年台纸经营权之争,为这类低价超值股开了第一枪,过去这类绩效不佳的公司,法人不会找上门,一般散户也没有能力争夺经营权,大股东只要「闷声不响」,没有人敢挑战经营权,现在回流的热钱,正虎视眈眈,努力寻找市场可以保值的好标的。 这些年台湾的土地价格不知已翻涨了多少倍,而股市里的资产股却沉寂了二十几年,如果对照一九九○年一二六八二点时,这些资产股创下的天价,如今几乎都只剩下零头,例如南港轮胎在一九九○年涨到三三四元,如今剩下三十一.二五元,泰丰最高涨到四一六元,如今剩下十五.六元,在士林有地的士纸,当年最高涨到二六一元,现在是三十七.三元,新纺当年涨到二四九元,现在是四十.三五元。还有农林当年最高涨到三八八元,现在只有十五.八元。 这些资产股过去只是一块地,现在都进入开发阶段,有些则是加速处分动作,像宝隆卖掉富春山居,整个价值都浮现出来,这种蛰伏很久的超值股,很可能是二○一七年台股垃圾堆中的黄金,台纸两派经营者火并,正透露了这个讯号!(完) 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--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。 2.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。 (整理 高洁如; 审校 乔艳红)
(责编:导演)

本文由http://www.red-focus.net/keji/190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政治考量和高昂成本成全球绿色经济的拦路虎上一篇:库德洛称特朗普并未要求美联储改变政策